一枪一群小朋友

我爱员工。
我爱高鸟。
我爱粉红。
我爱蓝星。
我爱乐队。

污染tag
樱下墓。
一个很烂的想法
本体树木会生成很多游女一样的生物,员工对其进行工作会以言语或肢体挑逗对方,一旦受到诱惑就会被游女簇拥着送进那个洞口,被吸进去的人会变成花瓣由游女小姐们洒在树上(树就会长出花苞开花什么的生长)
被魅惑进入收容间的员工则是围上去说着“怎么这么久才来啊都等你好久了”“哎呀快来玩吧”之类的话语将其推入洞口
就像文档里写的那样,每吃一个人樱花树就会生长,游女们的衣服也会变得越来越华丽。

污染tag
在补习班的一个脑洞,审判哥如果沟通的话会不会因为瞎找错边
垃圾画技

我又来污染tag
就,悄咪咪问一下
有人吸宗教组吗(靠我画不出他们的半点可爱)

p1粉粉,p2垃圾摸鱼一罪哥。
我是底层画手

瞎写

文笔极差注意避雷
捏了个自己当员工后的脑洞


惩戒部的走廊里向来只有两个人。
因为自身武器的原因被永远隔绝于人群之外的五级员工叶藤与维拉斯奎斯。
“维仔,这里安全的跟避难所似的。”
终日扛着杠杆步枪巡回于收容室大门之间的叶藤借着送话器对下层走廊里的魔弹员工抱怨道。即便身处同一部门他俩也无法真正的聚在一起,被休息室隔开的两条走廊意味着他们注定一人一个。
部门里几乎所有的员工都身处休息室或别的部门,镇压出逃的异想体是惩戒部的日常任务。然而唯独这两位是从不进入休息室的,按主管的意思,有穿透伤害的魔弹枪极易造成人员伤亡,因此在其他人离开时驻守部门就成了叶藤与维拉斯奎斯的本职。
“他们去锤「一无所有」了,估计一会儿就能热闹起来。”
叶藤噤了声。
“第三次了,维仔,你听到了吗。”
“什么?”
“蜂后的屁声。”
“你是怎么听到的……你那边有文职死了!?”
维拉斯奎斯听着送话器里开始嘈杂起来的声音,假使将注意力集中起来的话还能听到工蜂翅膀的振动声与文职的尖叫。
“是了……等我两枪一排,没事。”
叶藤从背后取下那杆由「魔弹射手」内部提取核心制造而成的ego武器,对着离自己最近的一只工蜂随意开了几枪。
“等一下,叶藤。”
维拉斯奎斯略带紧张的声音从送话器里传来。
“注意一下惩戒部和中央本部链接的门,那边有动静。”
_
_
_
_
_
那直立着的人形生物就这样站在她面前,错位的眼睛直盯着叶藤。
“……操。”
是危险等级为ALEPH的异常,「一无所有」。
“这我魔弹的护甲哪扛得住?我他妈蛇皮吗我!?”
电梯间里的维拉斯奎斯只听得这一声气急败坏的嘶吼便没了动静,随后便是无休止的脚步声、枪声与物体被砸向地面的巨大声响。
……叶藤完了。
维拉斯奎斯心里只一句对同伴悲惨命运的哀叹,紧接着紧张与茫然在下一秒完全将他笼罩并淹没了。他和叶藤装备的是同样的护甲,他清楚自己到达战场后会遭遇怎样的结局,顶多冲过去把垂死的某个队友拖出来再扣那个异常一点血皮,其他的他再努力也不会有什么好结果。
……大部队干嘛去了!?锤个狗锤这么久没锤死还弄到惩戒部来了!?
维拉斯奎斯这样想着到了上层走廊,却如同呆愣住一般停滞了。
“——主管!主管!主管!主管!”
“……淦……”
一无所有看着面前垂死挣扎的员工,这名员工刚才躲过了它两个手刀并硬抗了一发手刺。它并没有见过这位员工,只依稀记得她的声音有些熟悉。
它是凭着本能来到这里的。
“主管,主管,主……”
一声枪响,拖着蓝色轨迹的子弹穿透了一无所有的身躯使它后退了几步,趁这个空档走廊尽头冲出的另一名员工架起地上的人在它还未反应过来时离开了惩戒部。
_
_
_
_
_
“维仔,第三次了。”
维拉斯奎斯并不知道叶藤说的是什么,但他依然靠了过去。这人的精神污染指数明明是正常水平却不知为何表现的跟疯了一样。
“我说叶藤,”
他凑近了一点,托她的福这几天维拉斯奎斯不用再去巡逻了,“你没疯,对吧。”
“当然没有,你们他妈怎么想的,我怎么可能会疯。”叶藤摩挲着手臂上的绷带,“倒是你上次差点把老子打成筛子。”
那天那个被称为主管的人突兀的出现在了福利部,把员工们吓了一跳。之后为了保护主管不受突破收容的「一无所有」伤害惩戒部几乎操碎了心。然而因为主管出现在设施里处理逆流的指令未能及时下达导致尸山融毁死了一堆文职,再加上连锁反应,大鸟也被放了出来。
“为什么不重开,主管。”
培训部的医务室里躺了一排惩戒部同事,叶藤朝后仰躺在堆叠起的枕头上,嘴里像顺着身体倒下而溢出般流出一句无意识的话语。
“什么?”
维拉斯奎斯显然听到了那句话。
“重开,重新开始这一天,那样的话这一切都会回到刚开始的样子,我也就不会躺在这里。”
叶藤笑了。
维拉斯奎斯根本没听过什么重新开始这一天的说法,对此他只是报以一个尴尬的回应。“我想你需要休息。”他说。
“休息?看看你后面,琼仔也躺在那儿。”叶藤朝他亮了亮自己已愈合完好的伤口,“只要主管给我来上一发子弹,肉体愈合的速度就会变得非常快。因此没有谁真正需要休息。”
“你看看周围,我们哪个人受了伤要在这里躺上十天半个月的?都是在休息室里简单包扎一下,几发子弹了事。我和琼仔只不过是相对比较惨,走个程序而已。”
她从床上起身,慢慢靠近维拉斯奎斯充满不理解的脸。员工叶藤现在散发出的气息简直不像个五级员工所该有的,反倒更像一个操纵者,像一名主管。这是之前福利部里的那位主管所不具有的。她微眯起眼,维拉斯奎斯脸颊上那三只拟态眼正目不转睛的盯着她。
“我记得你,维仔。”
叶藤说。
“我回了两次记忆库,你是个勇敢的员工。”
她仿佛并不在意后面某位前辈异样的眼光。
“那个大狗狗,明明它离福利部的主管很近,却舍近求远来了我们这里。”
“我永远记得它激动的喊着,”
“主管!主管!主管!主管!”
叶藤沉着嗓子,学「一无所有」那种呼喊的嗓音。
_
_
_
“主管,您不该擅自下到设施里,”AI嗔怪的语气,“现在公司里不允许主管直接参与对异常的工作了。”
主管不说话,视线未曾离开面前的监控屏。
“假如您想体验一把与异想体亲密接触的话,建议您还是打消这个想法,那太危险了。”
“迄今为止只有一位主管直接参与了对异常的工作,但作为代价她同样也失去了主管的资格。”
_
_
_
_
_
_
这是永世不得脱身的「最终观察」。

【原创】洪水

洪水
     /叶藤
大水漫进来
我的身子化成了一块
长满青苔的泥

【原创】贫民

贫民
      /叶藤
我蜷缩在黑夜的角落里
拥抱微光
以最卑微的方式
迎接黎明

太阳吮吸着我的
汗与泪水
月亮摩挲着我的
笑与胡言
但我浑浊的眼睛
放不下这一切

午餐是什么
捡来的笔快没有水

【原创】懊悔

懊悔
      /叶藤
我至今也无法忘却
那令我懊悔的一件事
我把灵感
写上卫生纸
然后
忘了把它收起来
后来它被我的小妹妹
拿走
又撕碎了
那真是一首好诗
可我现在
真的
记不起来了

【原创】这个世界没法活(反玛丽苏)

*文笔炸裂小学生逻辑死
*剧情像屎

第三章    你是个没用的孩子

叶藤打字的动作停顿了那么一秒,僵硬的回过头。

“不是郭Dun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吧,本来战斗部就人才稀缺你又把每个新人都拉去吐槽部那我这个副部长还要不要当了?”

郭Dun显然被怼惯了。

“你们战斗部要求那么高谁会去啊再说战斗部有你这个蛇皮王还怕什么?”

他一串话语抛过来不带换气不带重音,最后还潇洒的转身丢给我一个徽章回身把门一摔直接走人了。

叶藤对着门保持了三秒的冷漠,随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抓起桌下的排球直接砸了过去。

整个房间都随着门的剧烈摇晃抖了三抖。

“Fuck you,bitch.”

她吐出一句洋文脏话,重心向后倒在了椅子上。

“算了,佑音你先过去吧,吐槽部大厅出门左转一直走就是了。”

叶藤拽过一张纸盖在脑门上挤出这几个字,很疲累似的。

不你不是我记忆里的那个叶藤。

我定定地站在那里,一直到叶藤再次把余光瞥向我,

“我不送你了吧。”

听到这句话我识相的出了门,按照指示左转来到了一个大厅。

厅里的人全部佩戴着一样的徽章,这就是吐槽部了。我的出现使他们的视线齐刷刷聚集到我身上,很快这些人就议论开来。

“新来的?”

一个人朝我走来。

怎么办我的尴尬癌要犯了。

“是部长刚宣布的穿越者,”角落里有位看起来很明事理的男生,“能把人从战斗部那拐来,部长也是有本事。”

“拜托战斗部的人也不都是些虎背熊腰的糙汉子啊,人副部长不就是个小姑娘。”

“问题是她的武力值爆表好不好。”

大家突然闲聊起来,暂时把我搁在一边。我站在那里缩手缩脚不知该做什么。

这时郭Dun进到大厅里,吐槽部的人们纷纷给他让出一条路。他来到我面前,手里拿着个肾6。

“跟我去做个能力检测。”

我傻愣愣的只知道跟着他走,路上郭Dun突然把手机打开点了备忘录,问,

“你都会些什么?”

“emmmm,画画。”

“吐槽部可不缺画画的人才,你会写文吗?”

“……可能不会。”

郭Dun关了手机,重重的叹了口气。

“佑音,我真怕你也会成为一个没用的孩子。”

第六章    咸鱼日常

郭Dun给了我一张纸条就走了。

什么玩意你们吐槽部就这么对待新人的?一点福利都没有?

我狐疑的打开那张纸。

「自己查资料,上楼直走图书馆,或者你直接去问你家叶藤」

查资料?什么玩意???

我收了纸条返回大厅,发现这里已经空无一人。

从心底油然而生的莫名恐惧使我快步走回了叶藤的房间,叶藤也不在椅子上,房间里收拾的整整齐齐完全不是她的风格。

“佑音。”

我的妈这一声可把我吓了个半死,我猛的回过头却看见叶连羽正倚在墙上。

“吓死我了我以为就检个查的工夫人就全凭空消失了呢。”我擦了把并不存在的冷汗,开始把注意力放到叶连羽身上。

叶连羽依然捧着他那本《蓝狗的眼睛》,只不过里面的书签已经丢了出去。

“他们都去反苏了,”他合上书,低头看着我,“一个总裁风格的玛丽苏,还算高级。”

我的心里浮现出叶藤之前在学校怼玛丽苏的过程,觉得她更像智障了。

叶连羽总算是换了个姿势,示意我跟他走。我认出那是纸条上写的去图书馆的路。

“你看过总裁文吗。”空无一人的走廊里他突然开了口。

“没有啊。”

“那就好,”叶连羽双手交叉放在脑后,“这种东西最毒害小女生了。”

“???”

“啧总之一时半会解释不清,反正这次的玛丽苏叫洛心瑶,吐槽部好几次想击杀她都被各种女配男配挡下了,这次迫不得已才出动的战斗部。”

听起来战斗部好像很重要啊。

“战斗部一般都不会随便出手的吗?”

“对,大部分都是吐槽部的活计。”

“那为什么今早那么低级的玛丽苏还要派叶藤去肛她。”

叶连羽长叹一口气,似乎对叶藤表示很无奈。

“她太久没作死了,手痒。”

叶藤老哥,骚。

我就搞不明白了别人当兵的还有保安巴不得事儿少一点怎么你就盼望着一天到晚搞事情呢?

大概这种职务不能与当兵的和保安相比吧。

我在心里默默点了个头,表示赞许。

“可是我就这么过来了我爸妈难道不会担心?”

“……说过,这个世界线是不完善的,你醒来看到的亲人只是为了让你有个过渡,就算你隔了一年再回家你父母还是会像昨天刚见过你一样。”

叶连羽的声音冷静又不带一丝起伏,听起来像极了叶藤正经起来时压低声音说话的音色再男性化一点。

不久图书馆到了,进门我却发现那个短发女孩也在这里。

“Candy?你没去战斗?”

叶连羽见是Candy皱起眉头。

“哎大侄子小声点!”Candy赶忙制止叶连羽再次说下去,“我好不容易休息一下!”

叶连羽没再说话了,但你从他眼神里都可以读出一种“你不工作小心我举报你”的意思。

Candy把我们迎进来,看了我一眼就知道我要找什么,拿了两本《如何定义玛丽苏:苏的基本套路》和《总裁的小逃妻》从桌子上推给我。

想都不用想就知道她是让我学吐槽找雷点呢!

【原创】这个世界没法活(反玛丽苏)

*逻辑爆炸,无脑小学生文笔
*文笔炸裂

第二章    反苏联盟

叶藤把戒尺收回,从口袋里掏出随身携带的笔记本记下了什么。

“紫馨幻蝶梦•冰璃雪月,击杀完毕。击杀地点,圣樱贵族学院。”

我凑过去看她写了些什么,发现叶藤的字潦草不堪,只能略略使人看懂。她写得很快,仿佛是要传递什么紧急信息。

“创造者很大几率是低龄,剧情考虑几乎碎片化,招式幼稚。”叶藤写完这些便关上了笔记本。

窗外响起翅膀扑打的声音,我抬头,发现是一位生着龙翼的女孩。

“那是……”

“刘的衍生共存体。”叶藤边说边打开窗户把笔记本递出去,龙翼女孩接过笔记本便飞走了。

Candy见四下再无他人,也开了口,“这就是最低级的苏了,”

“外貌夸张,身份高贵且多重身份,招式幼稚,脾性无礼。”

“刚才我们怼她的时候根本没有人进来,说明这个创造者完全没有考虑自己之外的剧情推动,而且以自我为中心。”

“这就是最低级的苏。”

她重复了两遍“最低级的苏”,语气里明显透出嫌弃。

我不知道他们对玛丽苏的等级判定是如何标准,但就从刚才不合理的无人环境来看,这真的是一个很低级的生物。

然而异端分子又突然起身,“快走,时间线重新开始推动了。”

我这才发现已经有人在往教室赶。

叶藤一把拉过我的衣角,跟着异端分子和Candy跑出门外,粉色的水晶走廊上不时有像刚才雪璃一样的人经过,他们睁着大大的眼睛打量着我们,有些正要上前来搭话都被异端分子推到一边。

我瞅着后面一群因为被推开而面有愠色的杀马特,忙不迭地追随叶藤的脚步,“你确定这样不会惹出更大的麻烦?”显然刚才雪璃一言不合就变身的举动在我心中留下了心理阴影。

“不会,我们不属于这片地区,杀了剧情的始作俑体就会被不完善的微世界线抹除足迹。”

你说的我都听不懂怎么办。

“我们去哪?”呼吸交替间我几乎是吼出的这句话。

“回反苏联盟。”

什么玩意?

叶藤甩开我的衣角掏出刚才的笔记本翻开第一面,那页纸上群蚁排衙,密密麻麻的都是小字。

刚出校门他们就停了下来害我差点撞到Candy背上,只见叶藤按出自动铅笔的笔芯在最中间一个词上画了个圈,

嗖。

啊,这感觉,妙不可言。

所以说这是什么黑科技。

一转眼我就来到了一个神奇的地方。

“有神器还不早用害我跑那么久!”我对着叶藤就是一顿乱捶,“早知道慢慢走就好了!”

“屁!tp页的效果还不完善,如果tp的时候被苏发现那凭着苏的超能力还不得追过来把老巢给掀了!”

叶藤拍开我的手。

“而且跑那么快还不是怕撞见什么大名鼎鼎的龙傲天如果真撞见那咱们想tp也tp不了。”

所谓龙傲天……大概是那种什么凡人满级修仙的生物吧…

我放开叶藤,看着她揉自己的太阳穴。“总之你们一言不合就拐人太迷了吧,我好歹还是个要上学的学生啊。”

没想到异端分子这个时候进来了。

不得不说我以前在正常时空的时候还真没见过叶藤有异端分子这么个儿子,但他看起来也确实是和叶藤一家的。

“把你带来是因为你是穿越者,”叶藤打开桌上的一台电脑,那上面显示了很多人的档案,“穿越者不属于这里。”

“可你是怎么知道我是的。”

“因为你认出了我是叶藤而不是这个时空里你恰好知道的某个叫叶藤的人。”

信息量略大啊。

“等……这么说你也是!?”

“废话,不然我干嘛带你来这,而且刚才Candy已经提醒过你了。”

叶藤握住鼠标操作着什么,手指不时敲击两下键盘,不再回答我。

我心知她正办事,没有继续打扰,转身找异端分子搭讪去了。

“我怎么不知道你?”

“她应该告诉过你我的。”异端分子捧着本书连正眼都不给我一个。

“那你是江离?”

“不是。”

“御尘生?”

“完全不是。”

“泽?”

“你猜吧你。”

切,自讨没趣。

叶藤这家伙光女儿就十几个,她人设千千万开过的坑不计其数。有的设定还只是专门为了玩语c而创造的,我哪知道这家伙是哪个坑里蹦出来的。

叶藤这会儿却出了声,“他,叶连羽,我最先告诉你的那个。”

异端分子轻点了下头表示赞许。

难道我记忆力已经差成这样了?连叶藤的大儿子都给忘了?

“叶藤你的击杀记录哪呢。”一个人破门而入,是个头发乱如鸟窝,戴着眼镜的家伙。

叶藤一个蹬腿连人带椅飞了过来,顺带着从打印机里抽出一张还带着余温的纸糊到了那人脸上。

“拿去吧啊好好数数上边有几个人头。”

那人从脸上揭下打印纸,“说话放尊重点,叫我郭Dun。”

“行行行郭爷您头上有犄角就别跟我一般计较。”

叶藤双手交叉放在脑后又蹬回了电脑旁。郭Dun显然注意到了房里还有一个我,他把纸折好塞进外套内部的宽松口袋,问道,

“你又拐卖未成年人了?”

???

“她是穿越者。”

叶连羽算是替叶藤解释了一通,他合上那本封面诡异的《蓝狗的眼睛》,从中抽出一张书签以飞牌的手法传给郭Dun。

“按理说穿越者都是经过正常宏观世界线挑选的,她能来这也是有本事。”

郭Dun的目光透过镜片在我身上来回扫描了一通,“先让她在吐槽部呆着吧。”